欢迎您来到RONACOFFEE! | 加盟服务 | 留言板
关于咖啡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罗纳动态 > 关于咖啡 > 正文
饮咖啡者,咖啡瘾者|咖啡加盟
日期:2017-09-04

  “有人喝咖啡像嗑药,有人喝它纯粹为了享受。”纽约创作人James Casey如是说:“从前我是第一种人,现在,我觉得咖啡不只是饮料,更是文化。” 身在都市的你我,或许因为相似的理由,成为了咖啡瘾者。

  短片导演 James Casey 来自纽约,他办过美食杂志《Swallow》,给优衣库、耐克拍过纪录短片,也给《纽约时报》 写过稿。Casey 给自己的定义是创意指导,指导什么呢?“用好的视觉效果传递重要的事。”

  那么,这个短片里有什么重要的事?

  「咖啡的六种打开方式」

  滴滤、速溶、摩卡壶、chemex、法压壶、爱乐压。

  六种器具、六种冲煮方法,穿插在被访者的故事中,自成一条故事线。这些花式打开方式,在俯拍视角下看起来随意而美丽、遗世而独立。比如这壶滴滤咖啡,冒着热气一个劲儿地往杯子里跑,满到溢出来,洒在漂亮的几何桌面上,洒得也漂亮。这么一来,你也不好意思责怪那只倒咖啡的“笨手”了。

  又比如那个 Chemex. 随着音乐激昂闪亮登场。素色麻布作背景,快速加滤纸、加咖啡粉、闷蒸,然而奇怪的是——那只手一次性注水,而不是像我们通常在咖啡店见到的,顺时针画圈冲煮。

  再比如爱乐压。架势最足。一堆零零碎碎的器具同时出现在镜头里,难度很大的样子。

  这么多器具,用什么呢?爱乐压先生说的好:“看心情。有段时间我连着2、3个礼拜都用爱乐压,但是有一天突然不想了。就像你一直穿一条挚爱的牛仔裤,每天穿每天穿,直到有一天,突然想换别的了。”

  「 饮咖啡者,何以成为咖啡瘾者? 」

  如果仅仅展示六种冲咖啡方式,那么这个短片就是一部“好看的产品使用指南”。Casey 当然不会满足的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跟我们说——饮咖啡者,何以成为咖啡瘾者?

  “咖啡是最棒的传递故事媒介!”片头女声如是说。的确,无数次,我们跟朋友约在咖啡馆聊天,讲八卦、谈生意、聊人生...如果咖啡有耳朵,那它一定知道全世界最多的秘密。

  镜头切换到清晨的厨房,男人走进来,转开煤气炉煮咖啡。“在一天中最脆弱的时候,你需要它。”

  有多少人和他一样,每天早晨不喝咖啡,就感觉一天没有开始?既然它是必须品,那么何不将它赋予仪式感,用自己喜欢的器具、喜欢的豆子、花上几分钟,全神贯注地做一杯咖啡?一遍流程走下来,就像拉开了一天的序幕。

  其实家里没有设备也没关系,上班前去咖啡馆打一杯咖啡,从排队、付款、等待,到第一口,如果把它当作仪式认真对待,也会感觉早晨格外美好,脑袋格外清醒。

  镜头再次切换,你看到一只沙发、一条狗、和一位拿着咖啡的女人。“我和咖啡的关系有点复杂”她面无表情地说,“我不需要知道这杯咖啡里的豆子从哪来,也不想知道它有多少种风味(当然风味浓郁挺好的),只要它不是一块钱一杯的劣质咖啡,我就很感激了。”

  她说出了很多咖啡消费者的心声。

  第三波咖啡浪潮扫过的地方,到处都是精品咖啡店。曾经每天喝星巴克的人,躲进了城市里的一个个小咖啡店,在咖啡师(不是服务员)的引导下,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探索着各地豆子: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、瑰夏、耶加雪菲...这些美丽且充满异域风情的名字,一次又一次被提起,成为咖啡瘾者的常用词汇。

  同时,咖啡也变得让人越来越紧张了。不懂产区,喝不出柑橘巧克力风味,还能愉快地喝咖啡吗?要我说,能,当然能。

  

  「 精品咖啡,80分以上的良好学生 」

  那么,咖啡是怎么变得如此“讲究”的?短片把镜头对准了一张长桌,左右两侧摆满白色陶瓷杯,中间一排玻璃水杯,相当整齐。四位咖啡师正在进行杯测(cupping),之后打分。

  大胡子男人说:“杯测已经有一百年历史了。一开始只是为了分出好咖啡和坏咖啡。”

  然而近2、30年,热衷于给各种东西打分的美国人,终于对咖啡下手了。他们规定80分以上的都是良好学生,可以获得精品咖啡 specialty coffee 的称号。短片里面,大胡子先生的咖啡店挑选的,都是84、85分的优秀学生。我不禁想到了精酿啤酒(craft beer),同样是美国人想出来的分类。

  过去十年间,纽约精品咖啡店从两三家,猛增到100家,并且仍在飞速增长。大洋彼岸的北上广深亦如此。有多少人的周末,是围绕“去咖啡馆拔草”度过的?家里的那张星巴克星享卡,不知不觉已经在角落里积了八层灰。

  除了豆子特别,精品咖啡馆有什么好的?短片给出了一个答案:社群感(community)。

  连锁咖啡店里,客人来来往往,很少有咖啡师能记住他们的名字、他们的喜好。而精品咖啡店的咖啡师,不仅记得客人的名字,还知道他儿子的名字,他老婆的工作,知道他喜欢的豆子类型。呃,好像知道的太多了?有些客人喜欢这种温暖的、熟悉的感觉。不喜欢的话,可以不说嘛。

  除了给客人朋友一般的感觉以外,短片里的被访者还说:“好的咖啡师不应该挑客人!咖啡不是那些‘浑身都是纹身’或者“住在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的25-30岁青年”的专利。”

  短片末尾,一杯咖啡被推到,洒了一桌子。Casey 也许想用这种随意的方式告诉我们最后一件重要的事:话说回来,这不过是一杯咖啡而已。